2011年7月10日 星期日

2007女性影展焦點導演單元─【快樂之家 破碎之境】 影評

本片一開始有兩段故事平行發展,主軸是描寫一群不同理由暫時在一起的妓女們,在號稱「快樂之家」的現代妓院裡的生活,她們的行為、思想與背後讓人心酸的故事。另ㄧ個支線的發展,片頭一開始即製造懸疑點,在戲裡安排了一名沒由來的男性變態殺人狂與之對照,在整部戲裡我們跟著她們經歷了一切,最後有個非常勁爆的發展與結局,而最終離開並說永不回頭的兩名女主角,之間發展出的革命情感,更像是本片發行年1985年時,導演向主流社會與價值觀提出無言但卻不沉默的宣言。

角色分析

本部片唯一的男主角,相當懂得操弄人心不難發現它是支線發展的主要角色,角色性格一開始的建立,在家庭是個比較沉默的人,妻子會幫她準備好餐具,平常上班場所桌子排列也是中規中矩,服裝也偏向中規中矩,符合現在主流社會所該具備的條件,中產階級,有工作有家庭有妻子,看似好好先生,實際上卻是個喪心病狂私底下已虐待女人為樂的狠角色,雖然這只是影片,但是現實社會中很有可能也存在這樣的角色,平常過著中規中矩,私底下卻有不為人知的一面,隱性行為不容易看出,當然也有可能是平常在生活中對妻子施以家暴的人也會幹下這種事情,清潔婦習以為常,代表此種事情常常發生在快樂之家,快樂之家的娼妓們生命安全沒辦法受到保障,人權也無法獲的妥善照顧,當這些妓女們如果遭受到顧客或是男人們的欺壓,例如片中的末段一名娼妓被男顧客刺傷復部,大量出血,兇手只是呆呆的坐在地上,宣洩他的情緒與壓力或是在其他地方所遭遇到的不滿,但是承受後果和受到傷害的卻是女性。


這樣的情形不分國族年代,至今仍存在著,像是台灣之前日日春董事長投河自盡,這當中也多少訴不盡的悲苦,我們或許可以藉由這樣的影片或是像台灣娼妓紀錄片林靖傑導演所拍攝的《 口麥 木目 害》,為了討生活不盡要躲警察,更有可能要面臨嫖客吃完不付帳,嘴巴擦乾淨拍拍屁股就走人的窘境,這還算是好的,比較慘的可能就像片中的妓女們一樣隨時隨地都會遭受到生命威脅卻無法可管。荷蘭是這樣,台灣是這樣,二十年前是這樣 ,二十年後的今天依舊如此。


青蛙變娃子

片中快樂之家的妓女們進去窗外有海灘的餐館,唯一ㄧ場好姐妹們脫離幽暗的空間,姐妹們高談甚歡,大肆闊論,男人經過了它們一夜一吻後立刻可以從青蛙變王子,揶揄了青蛙變王子這個童話故事,男人到快樂之家找尋快樂找尋自信,因為在這,只要有錢的便是大爺

黑人白人

本部片當中性別問題不分種族膚色,裡面也有出現黑人的娼妓,是非洲來的娼妓,他必須藉由此份工作的薪水養家,以及成群的小孩,這些資訊來自於平常快樂之家的好姐妹們會互相調侃聊天, 當然黑人也會成為吵架時互相調侃的話題。

受難母體的象徵   

片末快樂之家的一名妓女,不明原因遭受顧客刺殺,刺傷的部位剛好是下腹部,白色床單上佈滿了血跡,若單就此場景來看還真向醫院裡面的產房,母體受難的過程,女性的角色通常是母親的角色,神聖的聖母瑪利亞,與在產房生死搏鬥,和在妓院的接客場景,這些暗示了我們似乎女性在這社會上不管是生理還是心理上都是多災多難,孕育生命成長的過程,歷經千錘百鍊,母親為了養家在此工作,母親的角色是神聖而偉大的。


時代背景1985

這雖然是約二十年前左右的片,一部年紀甚至比我還要大的片,在這個年代看來還是如此震撼,因為性別對立的問題此現象之今仍存在,由此片看來不會有時代隔閡感,不像我們看二十年前的國片或是老片電影,因為時空背景文化的差異,常常會覺得之前出現的橋段很突兀或有趣,這部片反應了當時的社會現象,卻也同時批判控訴男性霸凌主義長久以來的欺壓


男性
ㄧ般來說通常女性影展放的片子多半的男性角色不是渾蛋就是憋三,通常給人的形象多半是負面的,或是絕大多數沒有好下場,這是女性對男權主導唯一的發聲管道,當然我們不置可否的這世界上只有弱勢才會需要發聲,才需要跳出來嚷嚷捍衛自己的權利,就像快樂之家的男主角其實就是兇手,這讓片中雖然導演刻意隱藏戴手套的隱藏人,故意拍攝露背影,不拍攝露臉鏡頭,不過我在觀看一半時即發現了凶手,因為兇手在主線安排的故事中是快樂之家的恩客,狠快結束付錢了事不囉唆(娼妓們認為好客人的最佳典範),而這樣的塑造可能是為了讓支線的故事呈現更戲劇性的落差與對比。

最後在結局的時候,兇手雖然好心好意的送被刺殺的妓女去醫院,但是卻在最後以金錢誘惑全部快樂之家的娼妓們為他從事性服務,這也使大快樂之家的姐妹們看輕它的真面目,重姐妹彷彿心裡大聲吶喊著:在多的錢老娘都不幹!
女主角只是沉默的搖頭最後用槍示威,女性自我的覺醒在此一覽無疑!!!




老人
這是片中的第二男性角色,雖然片中自始至終都未露臉,而是住在一個破爛的小屋裡當獨居老人,她和片中神女的是一名在櫃檯不接客負責管理小姐的各種事物
的女子有段情誼,老人瘋言瘋語常常稱呼他為聖母瑪利亞,常常在房子大聲嚷嚷著宗教宣言,偶而也會遞牛奶給神女,兩人彼此心靈上算是互相關懷,神女每天經過偶而會去探望她,沒想到他唯一和外界互動的心靈支柱居然死了,死因居然是因為鄰居一名宣揚宗教名義的基督徒認為瘋子老人骯髒破壞居家環境,便請人強制拆除老人的房子,對於神女而言這名惡毒的鄰居女子是偽善者,滿口仁義道德掛在嘴邊,但是卻為知行合一,片中的反諷,究竟誰才是世界上清醒的人們?
誰才是該真正存活下來的人?誰才是瘋子?給予我們很大的反思空間。

同性情誼萌芽
   片中快樂之家的姐妹們,其中有一幕在說明女主角在一名好姐妹家裡量身逢裁衣服,而女主角在鏡子中與幫她量深的姐妹深情對望,兩人彼此間若有似無的情感也在此不言而喻,此情此景好似王家衛的愛神之手,張震飾演裁縫全靠手吃飯,手要巧要細,才能縫製出貼身合宜的旗袍,量衣服的動作手象徵愛慾的流動,而張震與鞏俐之間量衣服的戲碼也和此片女主角與好姐妹之間的情感交流剖為相似,不同的是當張震的那隻手終於掙脫旗袍的外觀,伸進旗袍內裡去遂行情欲纏夢時,異性戀的片子在此愛慾橫流,但此片卻用極隱喻及壓抑的方式沒有說破,留下無限美好曖昧不形的想像。

激進女性主義
【哀豔是童年】台灣女作家在此部片映後座談會題到此觀點,她認為此部片是不強烈表達反應激進女性主義的片子,並且導演沒有給予男性與女性和解的空間。
鏡子的意涵

1. 片中第一次出現鏡子破碎

第一位接觸兇手的妓女在接完客之後隔日早上自殺,妓女們表示哀悼

2結局女主角用槍射殺快樂之家全部的鏡子

這讓我想到心理學提出「鏡中自我理論」,鏡子反映自我,而我們會根據鏡中呈現的自我,選擇接受或認同,在調整與他人反應的互動情況,而我們也只有在與社會或是其他人接觸時才需要照鏡子,檢視自己身上的缺點,看看自己是否能以最完美的姿態呈現在其他人面前,反之,鏡子的毀滅,相當於自我的覺醒,自我不在需要活在他人的眼光,男性主義所建構的霸權世界。
   另外ㄧ方面電影大師希區考克所拍攝的《驚魂記》,在片中也大量運用鏡子,在希區考克的電影裡頭,鏡子往往代表毀滅的意思,《驚魂記》裡頭女主角在藏了錢,逃亡過程中照過鏡子,也同時隱射了結局將有不好的下場,或許我們也可以從此片看出端倪,快樂之家場景佈置,遍佈滿地的鏡子也處處隱喻了姐妹們不會有好結局。


施壓權力者與被施壓者之間的關係

這是支線發展的劇情,男主角是施壓權力者,從外觀上看來他是一名乾淨 且事業有成的男子,但是私底下卻專門綁架和他同樣是中產階級的女子,綁架並且囚禁這些女性,綁架這些女子聽他們的求饒,聽他們的吶喊而死,片中那名隨機被挑中的母親,不幸被他挑中了,從一開始的反抗嘶吼哀求,到最後看清事實,
說了一句﹝我不玩了﹞從此之後再也不和男主角說一句話,悶不吭聲,而男主角此時也慌了,她需要聽到別人的求饒,如果對方不求饒,那他再也不是權力施壓者,因為這樣就不是對等關係了,被施壓者再也不需要施壓權力者的恩捨賞賜給予,相處模式決裂,不對等關係也不存在了,被施壓者寧死不屈,她看清楚他可能沒有辦法存活下來,所以他選擇了有尊嚴的方式死去,絕食抗議,,如此激進強烈之手段,難怪台灣女作家說此片沒有給予男性與女性和解的空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2018 台北數位藝術節】人類與智慧機械共處共生 靠大數據分析出你的情緒味道

張岑宇/綜合報導  2018 臺北數位藝術節命名「超機體」(trans-robotics),展覽將於 11 月 22 日至 12 月 1 日,在台北松山文創園區展出,「超機體」講述著人類連結人工智慧,透過協作機器擴張增強本身感知,2018臺北數位藝術節,除了邀請國際重量級六組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