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0日 星期日

奇士勞斯基的【三色】系列 藍白紅三部曲 影評

觀看完奇士勞斯基的【三色】系列藍白紅三部曲,實在很難不成為奇士勞斯基的信徒,除了導演本身呈現攝影手法的流暢外,能夠深刻呈現人性情感關懷的深刻,以及所有感性的部份,是我最佩服的地方,導演運用細膩的方式呈現人性最敏感最脆弱之處處理的恰如其分。


藍色情挑

藍色的主題是博愛,女主角在遭逢車禍喪夫喪子之痛,試圖選擇自殺,但是並未成功,於是他決定離開傷心地,他選擇了逃避,壓抑自己的生活,誠如老師上課時所說他拋開了本來屬於雅痞的中產階級生活,那樣優渥而安逸的生活,轉而搬到了一座較普通的小公寓裡,過著比較入世的生活,也因此認識了靠脫衣舞工作維生的女子,與之前的優渥生活截然不同,在閱讀奇士勞斯基論奇士勞斯基此書中,奇士勞斯基本人提到如果過的是舒適的生活,對人性部會有深刻的體會,唯有經歷過苦難,忍耐所有的折磨,對於他人才會有較多的關懷,用同理心體會他人的痛楚,覺得奇士勞斯基這番話真的很有道理,他將自己的信念也實踐運用在自己的電影。

看這部電影的時候,螢幕上所有的東西幾乎都是藍色的,是因為這部電影有運用濾光鏡,導致我觀賞的時候一直覺得自己籠罩在巨大的抑鬱氛圍,比方說游泳池,藍色的棒棒糖,以及貫穿全場的藍色琉璃燈,這些藍色的物體都是被隱藏在畫面之內,可能是因為本身就已經使用藍色濾鏡的關係,所以這些物品和藍色濾鏡下呈現出來的氛圍融為一體


根據我的觀察發現女主角茱莉在大部分的時候幾乎都是沒有笑容的,有笑容出現之處卻往往也讓人分不清楚究竟是在哭還是在笑,本部片有出現女主角茱莉笑的片段,是茱麗因為只有孩童重述丈夫死錢講的那個笑話笑過,還有茱莉認為所有的財產根沾滿記憶的東西它都不要了會被刺傷,以及他決定把所有財產物品都轉換成最沒個性的東西:存款,茱莉律師詢問為什麼要這樣做,茱莉笑著說不可以

白色情迷

相較於藍色情挑整部戲的哀傷與沉重,白色情迷這部片更像是輕鬆愉快的喜劇,卻又蘊含深刻的主題。白色的佈景大多以自然風格為主,例如雪景、白色婚紗、女主角的大腿白,當然還有畫面的留白轉場部分,再使用此功能的時候很像是在作夢一樣。

白色的主題是平等,在【奇士勞斯基論奇士勞斯基】導演本身在該書中提到:我不認為有那個人真的想平等,每個人都想「更平等」,非常認同奇士勞斯基這段話,這個世界上只有存在不平等才會是真正的平等,當然也只有身處在不平等情況才會設法讓自己與他人「更平等」,所謂的平等其實就是強化了不平等霸了,失意的男主角卡洛回到祖國波蘭後,過的是平等的生活比方像片中男主角卡洛遭遇了妻子外遇的被判,沒有了工作感情方面也失利,因為遭遇了種種不平等的對待,所以他設法讓自己看起來更平等,於是他採取了報復手段,一連串精心的策劃,他要擺脫之前所遭遇的不合理待遇


紅色情深
這部片用了比較多具體的物體來呼應這個主題,比如女主角抱著男友的紅外套,紅色的車子、女主角吹泡泡糖紅色的廣告背景,這些具體的紅色物體是被突顯,跳出螢幕來,而這些紅色是一點一點累積成一大片的紅色,導演並沒有像
藍色情挑一樣使用濾鏡的功能,這部片並未用紅色濾鏡,除了這點和【藍】片不同外,【藍】片出現藍色的物體大多是屬於裝飾性質的成分




畫外音的運用

若非老師的提醒,沒想到奇士勞斯基和楊德昌一樣都喜歡使用畫外音,這個小細節是平常不會發現到的,例如女主角在還外進到老法官的聲音時聽到雜音,有預兆的效果,以及拍口香糖吹泡泡廣告時背景聲音是船的鳴笛聲,代表想著不愉快的事情,可能在先前這段戲碼案是後來可能會發生船難,這也是奇士勞斯基愛用的預兆的能力,此部片和雙面薇若妮卡有異曲同工之妙,預知感應恰巧女主角也是同一人。

奧古斯都和老法官宛若有著相同的命運,因為掉落的

三色音樂方面配樂和主角的情境有互相配合
藍:情感濃厚的配樂
白:有揶揄效果的配樂
紅:波麗露反覆不斷的音樂


每部片運用不同的交通
陸:車子
空:飛機載運
海洋:開頭淺入海底的電纜、片尾的船難
在每部片都建立了新關係
女主角茱莉和從事脫衣行業的女子
男主角卡洛與波蘭想自殺的有錢人
女主角與老法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2018 台北數位藝術節】人類與智慧機械共處共生 靠大數據分析出你的情緒味道

張岑宇/綜合報導  2018 臺北數位藝術節命名「超機體」(trans-robotics),展覽將於 11 月 22 日至 12 月 1 日,在台北松山文創園區展出,「超機體」講述著人類連結人工智慧,透過協作機器擴張增強本身感知,2018臺北數位藝術節,除了邀請國際重量級六組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