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2日 星期五

【影評】《跳舞時代》v.s.《正義難伸》

【跳舞時代】vs【正義難伸】
【正義難伸】導演透過當事人以及相關法官律師證人的描述重回現場,而這些現場是由像CSI犯罪現場模擬拍攝與跳舞時代最明顯的不同是,【跳舞時代】裡頭過去的影片是用黑白片段呈現,而正義難伸用彩色影片拍攝,並且再重新模擬現場的時後。


導演幾乎沒有拍到當事者清楚的影像或是正面露臉,符合真相模糊不清的味道,也根據當事人或證人的描述拍攝,例如像是車子的型號,因為坐在被射殺司機一旁的女證人記錯了車子的品牌,導致警方蒐證困難重重,而導演在一開始也跟隨證人的證詞拍攝了原車子的型號。

後來經警察女同事求證過後車子雖然是藍色但是車子的品牌卻記錯了,而導演這時也拍攝雙方藍色車子差異的比較,特寫車燈,或是車子外部的細節,導演並未開始即用正確的車子品牌,反而是跟著證人的證詞一同搜索,拍攝雙方不同前後證詞,為的就是呈現比較客觀的鏡頭,讓各種說法同時存在,卻又不主觀切入導演心中認為的真實,或是再一開始即下定義,當然這有可能是塑造劇情的懸疑性,吸引觀眾繼續看下去。



【跳舞時代】本片大致有五條線索,在同一時代脈絡下進行。一個是台灣民眾音樂的演變,由傳統的南、北管戯曲,到歌仔戲的興盛,在此部分我們可以看到導演用現代眼源拍攝模擬當時的場景,並且穿插再裡頭,找人演奏拉二胡和中國樂器及至現代流行歌曲的引進與濫殤。其次是唱片史的演變,介紹早期的古典電唱機、留聲機、進口商宜蘭的林屋商社、七十八轉黑膠單面唱片等等。

第三是台灣第一家唱片公司「古倫美」的興衰,又與台灣流行音樂史及唱片史交錯融匯,呈現多元史觀。其四是人物故事的鋪陳,介紹第一代女歌手純純崛起的歷程,及其曲折的命運,包括作家陳君玉暗戀純純,與台北帝大學生戀愛受阻,等等,是歌手小傳,也交代了新思潮與傳統觀念衝擊下的悲劇。

而最後,總括在世界文明激烈變遷中,日本快步西化,台灣當時做為日本第一個殖民地,所受到的影響。

描述三年代流行音樂在台灣發跡、興隆的過程。李坤城不光是《跳舞時代》的音樂總監,也是片中重要的串場人,片中穿針引線,帶領觀眾找尋台灣歌謠文物、典故的提供者與解說人,說是該片的靈魂人物也不為過,觀眾是跟隨李坤城的腳步。從他怎麼奔波台灣各地蒐集老唱片、找到最早期的唱盤、進口商等等,無形中也說出流行歌曲科技史。

藉由第一代流行歌星愛愛、國寶級音樂家郭芝苑及古美倫Columbia唱片老員工們的口述和見證,佐以李坤城對台灣老唱片文物的深廣蒐集與研究,使《跳舞時代》不僅是流行音樂史、唱片史的再現,更是三年代日據台灣、新文明生活與心聲的縮影!

由於太過廣博,難免浮光掠影,像愛愛、周添旺與郭芝苑老師,都需要再獨立專門紀錄
片中對君玉與純純的關係著墨甚多,很有可能是這是本片藉由兩人的愛情吸引觀眾繼續看下去的噱頭,甚至還派人演出了當時陳君玉與純純的黑白橋段,當然我們從此片無從考證,只能藉由愛愛阿嬤的描述,以及導演再找今日時代的人演出呈現當時可能的情況,觀眾從此片試圖想像當時時空,影片找來的人老員工或是郭芝苑活其他人都是口述見證,這樣的口述見證可能就跟青春祭裡面的見證人一樣,當事人可能只選擇對自己有利或是選擇性記憶提供片段,觀眾無法得知其所說的真實性。

跳舞時代主題曲的歌詞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阮只知文明時代/社交愛公開/男女雙雙/排做一排/跳道樂道我上蓋愛

主題曲「跳舞時代」由鄧雨賢作曲、君玉作詞,處處可見新時代女性對自由戀愛的嚮往、渴盼,除了可看到導演模擬拍攝的情況,導演更參雜了當時黑白記錄片真實片段在片子裡頭,影片雖然老舊,但我們可以從片中還可看到當時先進女性穿著大膽又公然吸煙的畫面,這個世界一直都沒變似的,永遠都處在新舊交替的臨界點上,流行,不過是古今一再重複罷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2018 台北數位藝術節】人類與智慧機械共處共生 靠大數據分析出你的情緒味道

張岑宇/綜合報導  2018 臺北數位藝術節命名「超機體」(trans-robotics),展覽將於 11 月 22 日至 12 月 1 日,在台北松山文創園區展出,「超機體」講述著人類連結人工智慧,透過協作機器擴張增強本身感知,2018臺北數位藝術節,除了邀請國際重量級六組作...